“今年来面试的人依旧很少,还没有我们安排的招工人数多。”东莞市悠悠美居家居制造有限公司销售总监李运环告诉国际商报记者。

近年来,外贸企业招工难和用工贵的问题一直在持续。与此同时,21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总规模高达909万,同比增加35万,就业形势更加严峻。

如何将外贸企业用工需求与高校就业需求有效衔接,成了眼下稳外贸和稳就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招工难用工贵流动性强

“目前我们这边很难招到人,哪怕工资一直在涨。”山东黑山玻璃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李铭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对一线工人的需求较高,但现在车间工人和管理人员的招聘都比较困难。

在主要生产电饭煲的广东威王集团有限公司,员工招聘同样是难题。公司国际销售总监黄纯师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即使在用工方面的投入一年比一年高,公司车间一线生产和技术岗还是招不到合适的人。

黄纯师说,公司所在的粤西地区薪金水平较低,即便如此,一名普工的平均工资也达到了3500~4500元月,高于去年2500~3000元月的水平。“薪资水平高的珠三角地区,一个普工的月工资已经逼近8000元月。”

据国际商报记者观察,招工难具有明显的结构性特征,中小微企业招工比大企业、国有企业、外资企业难,制造业招工比服务业难。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在全国招聘大于求职的100个职业中,招聘需求人数增加到1665万,求职人数增加到609万,缺口首次突破100万。其中最明显的特征是制造业招工难,新进“招工难排行榜”的29个职业中,有个与制造业直接相关。

对于更多的外贸企业而言,现在招工的难点不是无人应征,而是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人,而合适的工人的用工成本也在节节攀高,这部分增加的成本,最终需要企业来承担。

李运环深有感触地说,年轻一代的工人缺少吃苦耐劳的精神,提出的条件和要求也越来越多,尤其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心气较高却吃不了苦,即使招进企业,多数也会很快离职,流动性很强。

积极应对,千方百计解难题

面对招工难和用工贵,受访外贸企业积极应对,千方百计化解这一难题。

李运环介绍,公司目前主要通过两个办法来招工:一是通过现有员工介绍同乡或熟人,这样做的好处是知根知底,因为对企业认可度更高,所以招聘的效率高,人员相对稳定;二是通过线上招聘扩大筛选面。

为增强对工人的吸引力,外贸企业普遍为工人提供更优越的福利待遇和工作条件,尤其是根据新生代工人的特性提供更加优质的食宿条件,并想方设法丰富员工的业余生活。李运环表示,公司今年增加的10%~15%的用工成本全部用来提高工人工资和改善吃住等方面的环境。

近年来,随着智能制造的发展,外贸企业也在加快推进“机器换人”。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统计显示,4月份,中国工业机器人产量为30178台,同比增长5671%;14月,中国工业机器人累计产量105439台,同比增长931%。

不过,现实问题是,并非所有生产环节都能实现“机器换人”,外贸企业生产中的很大一部分流程暂时离不开人工。黄纯师表示,作为小家电生产企业,配件的生产和部分配件(备料)组装可以使用机械操作,但在配件组装成品等环节,目前还需要人工操作,因为使用机器替代人工成本太高。

“所以,解决招工难的根本办法还是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培养更多技术工人。”(记者 吴力)

转自:国际商报

海关总署近日发布5月份中国外贸情况。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以人民币计,外贸进出口2 47万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4 9%,好于之前市场的普遍预期;其中,出口达1 46万亿元,同比增长1 4%。
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