靴子落地,假期学科补习班终结在这个夏天。今年7月,“双减”引发教培行业震荡。按政策规定,学科类机构不得在周末、节假日和寒暑假补习,也不得资本化运作。

盈利模式被颠覆,融资上市又无望,教培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生死考。为了活下去,多家教培机构宣布大规模裁员。数以万计的失业者中,有人拿到N+2补偿,有人申请仲裁追讨工资。资本退潮,一些教培企业的资金链断裂危机也浮现,有的甚至跑路消失,让家长陷入退费无门的困境。

“双减”落地三周多,余震还在继续。南都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大型教培企业正在忙着寻找出路,已有多家动作较快的机构推出美育、科创、口才等素质教育产品,也有的发力公考、考研、语言培训、留学等领域,进军职业教育。

这些新业务的前景如何,未来可能创造与K12培训旗鼓相当的营收吗?行业大整顿后,将回归何种面貌?

有专家告诉南都记者,未来赛道一方面是职业教育,另一方面是素质教育,但它们都很难像K12培训那样存在强烈和大规模的需求。未来市场上可能会有一些小而美的机构冒出,但是大规模的集团军不易成形。

“宇宙补习中心”遇冷,多家机构人去楼空

随着“双减”政策落地,昔日学科类培训热闹的景象成为过去。

北京市海淀黄庄曾汇聚一众知名教培机构,一度被称为“宇宙补习中心”。8月12日,南都记者实地探访部分写字楼发现,多数培训机构人去楼空,尽显冷清。

位于北京大学附属中学附近的银网中心,是中关村有名的甲级写字楼。有房产中介平台的信息显示,这里租金价格为5511元m 天。以一套建筑面积为700m 的房子为例,如果每平方米价格为9元,月租需要189万元。

南都记者走访发现,二楼的学而思培优大门紧闭,张贴着“出于疫情防控需求暂停业务”的公告。再往上一层,高思一对一的办公场所已搬空,玻璃门上只留下一张招租告示。不远处,理想大厦一楼的高思教育门店也已搬迁,家长如要联系需到大钟寺校区。

高思教育位于银网中心的门店已关。南都记者李玲摄

同样位于银网中心的理科前线、豆神大语文、新东方、杰睿教育等多家教辅机构也不见学生和家长的身影。门前冷落,空余一张张停课告示或招租启事。

豆神大语文关停银网中心培训点。李玲摄

正值午休时段,一位理科前线的员工告诉南都记者,“我们已经停课许久,不知道何时才会开工。学科类肯定是不能补习了,还不知道未来怎么调整。”

7月24日,《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政策)公布,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校外培训机构也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

这波监管风暴下,K12教培机构首当其冲,主打素质教育的公司业务暂不受影响。南都记者注意到,还有少数主打艺术培训和少儿编程教育的机构在营业。

一家少儿编程教育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双减”落地后,前来咨询的家长变多了。有家长反馈,暑期补习班在8月15日前基本结束了,所以忙着给孩子找新去处。

这所机构提供的编程课程聚焦图形化智能编程、人工智能编程等。其中面向一年级学生的课程价格在17000元左右,共40节课,每节课45分钟。

“相较于学科培训,这个课的性价比很合适了。”上述工作人员表示,“现在是信息化发展的时代,掌握一门编程语言和具有编程思维很重要。如果孩子参加信息学奥赛,以后升学手里也能多张牌。”

教培行业大规模裁员,有老师遭遇欠薪

门店关停、业务收缩后,多家教培机构相继传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

7月30日,掌门教育创始人张翼在朋友圈透露,公司正在加大素质教育的投入,不得已送别一些业务的伙伴;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发内部信里直言:“非常非常抱歉,不少小伙伴将不得不离开”;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表示肯定会裁员,将关掉没有需求的业务。

背靠字节跳动的大力教育也没能出奇迹。8月5日,一张朋友圈截图在网上流传,称字节跳动教育板块全部被裁。对此,字节跳动并未公开回应。有知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裁员消息属实,被裁的员工已拿到N+2(工作年限+2个月工资)补偿。此次裁员主要针对受政策影响较大的业务线,而非整个教育板块。

监管重锤落下,曾受资本热捧的K12教培“遇冷”。资本退潮后,一些企业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的危机浮现。

近来,巨人教育教职工集体讨薪的事情引发行业关注。8月10日,该公司发布致全体员工信提到,在新冠疫情、合规治理和业务转型等压力下,公司经营暂时陷入困境。转型方案未确定前,暂缓一切支出。

成立于1994年的巨人教育,是一家专注518岁青少年全学科教育的老牌机构,18年8月被精锐教育全资收购。而后者的日子也不好过,精锐教育近期宣布收到纽交所的警示函——因为连续30个交易日,公司最低交易价低于每股1美元。

有老师遭遇欠薪,也有家长索赔无门。南都此前报道,栗志教育8月2日发文宣告停办,通知家长提交退费申请。但家长们表示未收到退费,损失达上百万元。栗志教育一名员工则表示,公司破产清算只支付底薪的30%工资,目前有100多名同事提起劳动诉讼。

“资本的泡沫褪去,留下一地鸡毛。”一名刚离职的K12在线教育机构员工感慨道。

“双减”政策出台,补习班的老师在寻找新的出路,家长和孩子也需考虑如何应对。由于周末、节假日和寒暑假不允许学科类补习,学而思、新东方等机构已开始调整秋季课程安排。

北京家长张女士告诉南都记者,之前接到教培机构通知秋季的周末课程全部改到周一至周五晚上,上课时间两个小时,授课形式将视疫情防控情况决定。

这样的调整,让她感到焦虑——孩子开学后就升六年级了,通常早上630起床上学,下午放学后先去托管,晚上630再上两小时补习班,回家还要完成作业。“一天上课时间被拉长,这么小的年纪就要晚自习,孩子能受得了吗?”

为了不折腾,一些家长可能放弃给孩子报班补习,但像张女士这样面临孩子升学焦虑的家长,大多会陷入纠结之中。“鸡娃”还是躺平?家长如何抉择是教培机构眼前最关心的事。毕竟在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前,学科培训仍占各家收入“大头”。

一名头部教培机构从业者对南都记者表示,“上课大半时间被砍掉很要命。但业务究竟受多大影响,还要等暑期结束查看留存情况才能知悉。”

地方多措并举推“双减”,半月通报一次

“双减”政策落地二十多天,余震在全国范围内持续波动。目前,地方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落实工作。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各地“双减”工作重点包括,学校的作业时间和课后服务时间达标情况、学科类培训机构压减情况、违规培训广告查处情况等。

作为试点城市之一,上海表示将提高校内课后服务质量,在全覆盖实施小学阶段校内课后服务基础上,推动公办初中开设校内课后服务。为给中小学生“减负”,上海提出小学阶段不进行期中考试或考查,严禁学校组织中小学生参加任何形式、任何范围的联考或月考。

在行业治理方面,成都将校外教培机构管理与大数据相结合,对机构的培训内容、教员、学员、缴费等情况实施实名制管理,支持和鼓励机构探索“先消费、后付费”运营模式。广州也关注到教培收费问题,要求通过第三方托管、风险储备金等方式,对机构预收费进行风险管控,加强对培训领域贷款的管控,预防“退费难”“卷钱跑路”的发生。

将“双减”落到实处,远非一夕之功。8月11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再度下发通知,要求各省对“双减”工作落实进度每半月通报一次。对于没有落实和整改到位的情况,教委将在“双减”曝光台上通报,并启动相关问责程序。

执法部门的执法尺度和温度也在“双减”行动中受到关注。近期,安徽某县的一段执法视频在网络热传。视频中执法人员踹开培训班大门,将补课老师带出教室训斥,留下惊愕的学生。对此央视发表评论称,“孩子面前,执法可以更有温度”。

随后当地疫情防控应急综合指挥部回应称,该场所无办学许可证,严重违反疫情期间暂停校外教培机构线下培训的规定。其中一个房间敲了10多分钟拒不开门,目前已责令该机构关闭并接受处理。对于执法过程中个别工作人员执法方式简单、急躁、不规范的问题,将认真对待,严肃处理。

互联网教育专家、素履咨询创始人郁苗告诉南都记者,“双减”在教培行业引发的余震还将持续一阵子,具体时间长短与执法力度、社会环境、配套措施等方面相关。

在她看来,如果各地执行力度较大,执法手段并非简单化“一刀切”,后续配套政策也能跟上,比如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倡议“退租时不交违约金”,人员遣散政策相对宽松,那么企业在平缓转型时,可能不至于那么“痛苦”。

拓宽素质教育版图、进军成人教育赛道

监管“靴子”落下,K12教育机构转型势在必行。

“双减”落地第二天,A股上市公司学大教育宣布推出编程教育,并称此课程已于学大分布在全国30多个省市的数百个校区全面开展。7月28日,猿辅导推出科学教育产品“南瓜科学”,通过AI互动学习和动手实践探究的方式,回答青少年的“十万个为什么”。

一个多月前,好未来旗下的“励步英语”改名为“励步”。在更名后,励步于8月11日发布五款素质教育产品,包括戏剧、美育、益智、口才、读物等。

近期,豆神大语文也宣布将微信公号升级为“豆神教育”。按照上市公司业务规划,豆神教育将主营业务将全面转型为非学科类服务,推出全新素质教育品牌“豆神美育”,旨在提升孩子的文学素养、文化内涵和艺术审美。

同样遵循“作为校外教育有益补充”的思路,多家大型教培机构迅速升级品牌,推出少儿成长中心。

昂立教育推出儿童成长中心。

A股上市公司昂立教育日前宣布,将幼儿素质教育业务整体升级为凯顿儿童成长中心,意在建设孩子身边的素质专长实训营。该项目将以科学、艺术、语言三大领域为核心推出系列产品。目前智能教具、师资安排等工作已妥当,秋季班即将招生开课。

北京新东方素质成长中心。

几天前,北京新东方也升级启动素质成长中心,下设艺术创作学院、人文发展学院、语商素养学院、自然科创空间站、智体运动训练馆、优质父母智慧馆(后改名家庭教育智慧馆)等板块。

随后发生一段插曲——“新东方转型培训父母”意外登上微博热搜。“不允许“鸡娃”改“鸡家长”,合着“补课”的还是一波人?对此新东方紧急回应,所谓家庭教育服务不涉及学科类培训。课程将围绕育儿方法、多商管理、习惯养成等方面进行公益性分享,引导家庭摆脱焦虑。

南都记者注意到,还有教培机构的转型方向是推“陪伴”服务。比如学而思1对1提供线上、线下的陪伴式答疑服务、托管服务。据媒体报道,学而思上海推出“VIP陪伴式托管”,拟在周末进行1对1服务,4小时收费900元到1000元。

高思教育新产品。

高思教育在8月6日发布全新产品体系ASQT(After School Quality Time),具体场景包括老师陪伴批改作业、魔方陪练、书法指导、剧作赏析、户外锻炼等。

除此之外,职业培训也是新赛道。今年7月初,提前捕捉到行业风向的好未来宣布进军职业教育领域,所推出的“轻舟”品牌将发力考研、语言培训、留学三大业务。近期,新版高途App上线,覆盖语言培训、大学生考试、财经、公考、教资、留学、管理、医疗等多类型职业教育业务。

不难发现,早在“双减”出台前,大型教培企业已在着手布局新赛道。这些业务的发展前景如何?受政策影响,行业将迎来何种洗牌?

郁苗分析认为,K12阶段的学科教育将极度萎缩,市场可能不及曾经的十分之一。虽然市面上一对一私教或个性化辅导还会存在,但是作为主营业务,K12教培已经不具有企业化的发展空间。

“未来赛道一方面是职业教育,另一方面是素质教育,但都很难像K12培训那样存在强烈需求。因此未来可能会有一些小而美的机构冒出,但是大规模的集团军不易成形。”郁苗说。

在教培行业工作八年的李典叡告诉南都记者,“以前大家能在大江大海里游泳,如今只能在小支流里翻腾,难以大规模发展。为了活下来,教培机构只能在政策中寻找转型机会、寻求生机。”

K12教培机构转型“大军”来袭,“老牌玩家”早已筑好护城河,后起之秀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可以预见新赛道的竞争将会加剧。

以职业教育为例。今年2月,成立六年、主营公务员考试培训的在线教育平台——粉笔教育宣布完成39亿美元A轮融资;其中大笔资金将用于强化核心竞争力,加大教研和产品技术投入。

自年开始,粉笔教育在多地开设学习中心,近期又推出线下“智慧教室精品班”,试图通过线上线下双向突围,与华图教育、中公教育等传统公考培训巨头展开较量。

“双减”政策下,K12教培机构转型新赛道,能否打赢“翻身仗”?

李典叡预测,一开始K12教培机构不会拼命挖掘新用户,而会把周末的学科类培训转到周内,然后附赠周末的素质课堂以此沉淀用户。“行业竞争应该会在半年后打响。”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教培机构积极布局转型,或许能抓住机会度过寒冬。至于最终能否走出一方天地,还需要市场来检验。

采写:南都记者李玲 黄莉玲 黄慧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