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国防大学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名为《三年磨一剑,沙场展锋芒!38名博士研究生从红山口奔赴一线》的报道。文章称,7月29日,国防大学(红山口教学区)隆重举行21届博士研究生学位授予仪式,大学王鹏副校长兼教育长为取得博士学位的学员颁发学位证书,祝贺他们圆满完成所学课程,顺利通过论文答辩,成功取得博士学位。此报道意味着原陆军指挥学院院长王鹏少将已经履新国防大学。

王鹏将军曾被对手戏称为“野狼”,和现在闻名全国的“蓝军旅长”满广志一样,也曾经是一名“蓝军司令”。并因练兵狠,战术刁钻,手段多样而让前来对战的南京军区多支王牌师旅吃尽了苦头,多次折戟而归。因此,“野狼”闻名原南京军区。前段时间在江苏卫视及各大网络平台热播的硬核军旅剧《蓝军出击》就是以王鹏为主角原型创作的军旅剧。由此也让人看到满广志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其也是站在前人肩膀之上。

现在,朱日和基地闻名全国,鲜为人知的是,最早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却是南京军区的三界(位于我的老家皖东山区)。这是世纪70年代末时,开国上将李达等人赴美国访问,参观美军欧文堡基地后,有感于我军训练已经跟不上时代,因此,回国后向上级建言。最终促成了三界全同战术训练基地的诞生。与之相配套的是,全军第一支“蓝军”也在此应运而生。当时,为了让这支“蓝军”形似神更似,在这支部队中不仅制服是特制的,甚至在一段时间里连语言也是用外语,日常饮食也用西方的刀叉。更不用提武器和代号了,作战手法也是尽可能模拟“假想敌”。以至于还闹出当地百姓以为有外军“入侵”而报警的笑话。

朱日和基地是后来发扬光大后的产物。

公开资料显示,王鹏于1964年2月出生于湖南湘乡。1985年毕业于著名的国内名牌大学——南京大学商学院经济系。即使到现在,南大也是国内排名前十的大学之一,在三十多年前,能够考入该校也是难得的青年才俊。更何况他在21岁时就已经毕业了。毕业后,他放弃进入待遇优厚的知名外企和前途光明的省市机关单位,毅然选择了携笔从戎,参军入伍。

军队自然欢迎这样的高材生,于是,1985年7月,王鹏被批准入伍。考虑到他是南大毕业的高材生,他被分配到军事科学院战略理论部,想让他从事军事理论研究。要知道,军事科学院是由叶帅亲自创建的我军最高的学术研究机构,总部位于北京,是一所正大军区级的大单位。叶剑英、粟裕、王树生、王新亭、刘震、杨至成、宋时轮、钟期光、萧华、彭绍辉等1位元帅、2位大将、7位上将都在军科任过职。可以说,能够进这个大单位,是多少有志青年军人的梦想。

但是,21岁的热血青年王鹏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到基层去,打好军旅生涯的基础。于是,他提出重新分配的请求,不久后便进入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接受起两年合成参谋专业培训。王鹏深知,要成为一名合格军人,必须补好军事基础这一课。于是,培训期间,王鹏一边学习军事,一边密切关注前方战事。1986年11月,入伍1年多的王鹏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军校学习期间,当他得知军委决定要抽调学院人员随老山前线参战的事情之后,激动地一夜没有睡好。他连夜写下6000字的请战书,要求奔赴南疆战场参战。他认为,能够参加实战既是对所学知识的检验,更是军人价值的终极检验。

上级批准了他参战的请求。于是,他随部来到了老山前线。在这里,他倾尽所学,积极为部队首长出谋划策,最终因表现出色荣立三等战功。战后,经过战火销烟洗礼的王鹏对军人职业价值有了更深的理解,他把所思所感记录成一本《战地日记》。

随后,他历任军校教员,师作训参谋、副科长,营长,团参谋长,师作训科长,集团军教导大队训练处长,集团军司令部侦察处长,旅参谋长,副旅长,逐渐成长成一名中层指挥员。

1998年,对于王鹏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坎。这一年,他因一些原因面临转业,家人也期盼他回到地方。但是,王鹏又一次选择放弃了机关单位的优越待遇,选择留下来。在人生的关键时刻,他仍一门心思放在练兵备战上。正在这时,上级将摩步旅组建的相关课题交给他。带着使命,王鹏重新回到学校查阅资料,关起门来研究攻关,牵头编写了《摩步旅战斗指导手册》。

王鹏认为,未来战争是信息化的高技术战争,需要掌握最新科技和管理的指挥员来指挥。而要成为这样的指挥员,必须要接受系统而专业的培训。因此,他报考了全军最高学府——国防大学的研究生。03年1月,王鹏以系里唯一全优学员的成绩毕业。在几年的军校学习中,他通读英文原著的《复杂电磁环境下陆军作战训练研究》等大量军事理论书籍,牵头研制了步坦通话器、轻武器射击模拟瞄准教练器等12项技术革新成果。

06年7月,学成归来不久的王鹏被组织委以重任,任命为原南京军区某摩步旅旅长。08年3月,经严格考核,这个旅成为原南京军区数支外军模拟部队中的一支,成为全军首支旅建支“蓝军旅”,王鹏也由此成为一名“蓝军司令”。

在当年南京军区首支蓝军部队的着装也异于平常部队

这个职位对于王鹏来说,可谓“人岗两适”。长期钻研“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的他,将这支摩步旅打造成一支信息化的蓝军部队。他开创军区部队先河,首次引进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的分布对抗系统,建立起战斗实验室,信息化的训练成果多次被运用到红蓝对抗演习中。他更是把步兵、侦察兵、炮兵侦察力量混合编组,以常规手段和信息化手段相结合的方式,实现建立宽正面、大纵深、全方位情报侦察系统

而他本人则被誉为知识型、谋略型、创新型的新一代“蓝军司令”。

演兵场上,王鹏毫不留情,他率领这支有南京军区“部队磨刀石”之称的“蓝军旅”,数次让一支支历史功勋卓著、装备先进精良的王牌部队吃尽苦头、败走麦城。打醒了多支“躺在光荣历史功劳薄上睡大觉”“自命不凡”“自我感觉良好”的英雄部队。对于老战友、老上级的要求“放水”的请求,王鹏不为所动。他认为,红军只有在和下“死手”的“蓝军”的较量中,才能砥砺着打胜仗的能力。王鹏曾说,“我们这块 磨刀石 ,就是要磨出真正锐利的尖刀!”

招狠、手辣、诡异、多变 在任“蓝军司令”的一年多时间里,王鹏就率领部队和兄弟部队打了十余场对抗。以至于在当时,许多官兵都把王鹏叫做“野狼”,而一些与王鹏过过招的“红军”部队指挥员更是直称:“他比野狼还要凶狠!” “王鹏打仗很精,点子多,难对付,与他带的这支蓝军部队较量过瘾、带劲,很受磨练!”

对自己人狠,对外军同行更没有理由“客气”。09年,在一次和外军组织的代号为“必胜—09”的军演中,王鹏和他的模拟敌军部队首次亮相外国军人面前。当时,50多个国家、130多名军事观察员和外军军官来到南京军区,与王鹏的队伍进行对抗。这次演习,是他首次参加外军对战。此次演习中,王鹏借鉴二战中德军齐格菲防线设置反坦克障碍的方法,巧妙地将三角锥、蛇腹型铁丝网混合绵密,设置在所有坦克可以通行的道路上,硬是把坦克逼近蓝军预设的“火力口袋”中。同时,对于正面和纵深的防御面太长,蓝军兵力火力不够的问题。王鹏又组成数个机动打击队,确保能够在3分钟内奔赴任何防御要点。最终,这些机动打击队发挥出了出人意料的作用,将正要实施机降的红军直升机在还没有落地就“击落”。

尽管不同肤色的军人带着挑剔目光而来,但他们仍然对王鹏和“蓝军”的专业化程度表示敬佩!“好一个蓝军司令!”不同肤色的军人用不同的语言表达着对这位蓝军指挥官的肯定和赞赏。

09年12月,各大国家级主流媒体集中报道了王鹏的先进事迹,他的传奇色彩也在全旅新战士中引起强烈反响。年,由演员于震、梅婷主演,以其为主角原型的硬核军旅剧《蓝军出击》让人认识到了王鹏的“厉害”,也让人对新时期的中国陆军到底能不能打仗,能不能打胜仗有了更多底气!

后来,王鹏升任陆军第12集团军副参谋长。革命性的军改后,他调任东部战区陆军副参谋长。17年7月晋升为少将军衔,成为一名光荣的共和国将官。19年任陆军指挥学院院长,成为正军职将领。

可以预料,曾上过战场、精于训练的王鹏此次履新国防大学这所我军最高学府,特别是出任副校长兼教育长之职,将会培养出更多“能打仗、打胜仗”的中高级指挥员们,强军目标的实现必将更快地实现。

让我们向王鹏将军致敬,也向所有伟大的中国军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