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对越反击战时,我军并没有军衔,越军是如何识别指挥官的?

1979年2月,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在这场局部冲突中,我军虽取得胜利,但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不少热血好男儿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其中也不乏很多高级指战员。了解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有不少军官都是被敌人暗处的冷枪打中,这就有些奇怪了,越军是怎么精确识别我军指挥官的呢?

要知道在1965年的5月份以后,我军就取消了军衔制度,直到1988年才恢复军衔制度,因此在1979年的对越反击作战中,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穿着都是一样的65式军服,唯一有点区别的就是军官的上一有四个口袋,士兵只有两个,没有军衔,一般人是很难看出谁是指挥官,级别是多高的,越军又是如何识别的呢?

2月17号凌晨4点,广州军区第41军正在进行炮火准备工作,一声令下,一发发炮弹呼啸着落向对方的阵地,分钟后,步兵开始朝着越军的阵地发起进攻。其中122师365团4连的战士们正在执行攻打朔江的任务,在他们左右两边的马利村和平孟关口不断传来枪炮声,似乎很激烈,而自己这里却并未发生战斗,对面的越军阵地也是异常平静。

3排的士兵悄悄来到距离越军阵地0米远的地方查看,如此这般寂静令战士们感到不对劲,所有人都卧倒小心查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距离发起攻击时间点已经延误了两个小时,但是这边战斗依旧没有开始,再这么下去肯定会贻误战机,连长孔令华急忙带着通信员前来了解情况,他躲在一块岩石后面,探出身子拿起望远镜查看。就在这时枪声响起,一颗子弹击中了孔令华的胸膛,当场牺牲。

后来才得知,在2月17号的早上,当我军炮击过后,越军进入阵地,等到双方距离100米的时候才开火,当时越军的一名狙击手发现了孔令华,并且判断他可能是名军官,因为他身后还跟着一名通信兵,当他拿起望远镜时,越军狙击手果断开枪,打中了他。

几天之后,122师完成了进攻朔江的任务,战士们开始对附近一带的残余兵力进行清剿。由于越军利用复杂地形躲在石洞中,给我军的清剿任务增加了不少的难度。为了彻底消灭他们,师部决定炸毁这些石洞。师工兵科的一位科长和一位营长,带领工兵排执行任务。

大家分成两个组,一组人负责在前方搜索,一组人负责携带弹药紧随其后,正当前方的一组人快要靠近洞口时,躲在里面的越军突然开火,朝着战士们一阵扫射,科长君儿营长当场被打中牺牲,另外还有几名战士受伤。

后来据一名落在我方手里的越军透露,那天他们在山洞里看到有两个年龄偏大的人,手里拿着望远镜在观察着,旁边还跟着卫生员,他们判断这两个人级别不低,于是就首先朝他们开火。原来,当时的我军虽然没有军衔,但是越军却凭借这些细节识别出目标。还有这么一个例子,他就是因为拿了望远镜而被越军打中牺牲。

他叫岩龙,是昆明军区第14军40师1团5连的一名傣族战士,2月21号的战斗中,岩龙与战友们被打散失去了联络,他一个人深入敌后,凭借过人的本事和敌人作战4小时,一共击毙几名敌人,为部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4天后,部队朝着铺楼挺近,岩龙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为战友们带路。

为了方便看清前方的情况,岩龙拿出了自己缴获的一副望远镜,结果越军就将他误当成指挥官,战斗开始后,两发子弹打中了岩龙的胸膛,他壮烈牺牲,那一年他才19岁。原来越军早就提醒了士兵,要首先打掉对方的指挥官,如果没有军衔分不清时,就看谁拿着手枪,佩戴望远镜,身边有通信员警卫员,拿着指挥旗的,通通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