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8月12日,鉴于华北地区中日战争已经扩大化,南京“最高国防会议”决计对驻上海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命令以“京沪警备司令部”所属部队为基干编组第9集团军,秘密开进淞沪遂行作战。第9集团军下辖第87师、第88师、第36师和独立第旅(后增加独立第45旅),均为中央军嫡系部队,集团军总司令由“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上将改任,这也是抗战爆发后,中国军队出现的第一个战时“集团军”番号。

有人一定会问,集团军编制不应该是下辖若干“军”吗?别急,慢慢朝下看,全文8000多字呢。

第9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

1928年二次北伐成功后,南京召开了全国军队“编遣会议”来整军和裁军,为了整理多达0万的各路军队(蒋冯阎李四大集团军以及各地方军阀),在裁军中决定取消“军”一级编制,以“师”为基本作战单位、以“路军”为高一级指挥机关。蒋系的第一集团军为了“率先垂范”,随即缩编为13个师而不再有军级建制(但是实力没有变化),比如刘峙的第一军就缩编为第1师,他也从军长变成了师长,胡宗南时任第1师第2旅少将旅长。

所以此时“路军”的番号跟北洋时期、北伐时期已经有所不同,自1929年起,它已经成为国民军政部授予的正式部队番号,级别略大于“军”,军事主官称为“路军总指挥”,多为上将或者中将加上将(1935年铨叙以后)军衔的资深将领。比如陈调元的第一路军、何键的第四路军、李济深的第八路军等等,都是1929年授予的番号。

然而这一进程被随之而来的新军阀混战所打断了,期间爆发了蒋唐战争、蒋桂战争、中原大战等等一系列战争,于是各派系军队又随意自拟编制和番号,一直折腾到1930年11月。中原大战后,冯玉祥的西北军彻底土崩瓦解、阎锡山的晋绥军“听候改编”、李宗仁的桂军缩回广西一隅,南京国民在军事上取得决定性胜利,军队洗牌在所难免。

此时已经没有哪个军阀势力,能够再公开挑战南京的所谓“中央”地位,在这种情况下,南京国民的军政部才有条件继续对所有军队进行整编、裁撤或者合并等工作,史称国民革命军“第三次大整编”,于是统一授予的更多的“路军”番号开始出现。

第八路军总指挥李济深。

(一)至1936年底之前共编组了27个“路军”。

为什么采用“路军”这个不伦不类的编制呢?一方面是要遵循“粗略整理”的原则,也就是对当时乱七八糟的各派系部队、以及各派系自拟的番号首先进行一次大略的归类整理,所以各路军的编制和规模并无一定之规,实力也不尽相同;另一方面也是按照部队“驻防地区”进行任务划分,因此,它其实属于一个过渡期的编组方式。

中原大战期间,四大派系都有自己的部队编组方式,比如反蒋联军分封了五个“方面军”的番号,方面军下辖“路军”、“军”等各级编制,而蒋军则编为了若干“军团”,军团再下辖各军,堪称是五花八门。所以在战后整编过程中,国民取消了上述所有师以上的高级建制,以“路军”作为颁布的统一番号,授予对象既包括蒋系中央军,也包括拥蒋的杂牌军、被收编的西北军、晋绥军等在内的所有军队,而没有获得路军番号的部队,意味着将被降格或者裁撤。

尽管原则上要取消军级建制,但在实际操作中仍然有部分军级番号被保留了下来,前文已述,这是一个过渡时期,属于边作战、边整理、边裁撤的阶段,各路军所辖的大部分军长也由路军总指挥兼任,截至1936年底,已经授予过的27个路军番号与编成如下:

第27路军总指挥冯钦哉。

第一路军 总指挥陈调元,直鲁联军、皖军等杂牌军余部,辖范熙绩第26军、施中诚警备第1旅、李时清警备第2旅,1932年底因进攻鄂豫皖苏区失利而撤销番号。

第二路军 总指挥刘峙,中央军嫡系部队,辖第1师、第2师、第3师、第80师、陈明仁独立第1旅、唐云山独立第2旅,抗战爆发后改编为第2集团军。

第三路军 总指挥韩复榘,西北军早期投蒋部队,辖韩复渠第6军和孙桐萱第12军,抗战爆发后改编为第3集团军。

第四路军 总指挥何键,投蒋之湘军,辖28军等部共六个师,抗战爆发后改编为刘建绪第10集团军。

第五路军 总指挥王金钰,直军、奉军余部等杂牌军,辖第9军军长王金钰(第43师师长郭华演,47师师长上官云相,54师师长郝梦麟,28师师长公秉藩,77师师长罗霖),进攻红军失败后番号撤销。1936年番号转授桂系军队,总指挥李宗仁。

第六路军 总指挥朱绍良部,由各路杂牌军组成,辖第4师师长缪培南,第8师师长毛炳文,第24师师长许克祥,第49师师长张贞,第56师师长刘和鼎,后因围剿红军失败而撤销。

第七路军 总指挥刘湘,川军刘湘系部队,辖第军、第21军、第23军等部,抗战爆发后改编为第23集团军。

第八路军 总指挥李济深,系北伐期间留守广东之粤军,辖岳盛宣第57师、马清苑第58师、余汉谋第59师、蔡廷锴第60师、蒋光鼐第61师、香翰屏第62师师长、李扬敬第63师。反蒋失败后部队分裂,再由陈济棠重组,两广事变后被撤销。

第九路军 总指挥鲁涤平,湘军谭延闿之旧部,下辖第22军军长鲁涤平(辖张辉瓒第18师师长,谭道源第50师),后因围剿苏区失利被撤销。

第十路军 总指挥龙云,滇军系统,辖卢汉第98师师长、朱旭第99师、张凤春第100师、张冲第101师,抗战爆发后改组为第30军团。

军事委员会委员长。

第十一路军 总指挥刘镇华,地方武装镇嵩军,辖刘镇华第15军(刘镇华第64师、刘茂恩第65师),抗战爆发后后改编为第13军团,再改编为第14集团军。

第十二路军 总指挥田颂尧,川军,下辖田颂尧第29军(辖第1师师长董宋珩、第2师师长曾宪栋、第3师师长罗乃琼 、第4师师长王铭章、第5师师长黄正贵(这些师级番号明显是自拟的,还未及整理),败于红四方面军后番号被撤销。

第十三路军 总指挥石友三,西北军投蒋部队,辖自拟番号之第1师师长孙光前,第2师师长米文和,第3师师长沈克,第4师师长朱启明,教导师师长程希贤,反蒋失败后番号撤销。

第十四路军 总指挥邓锡侯,川军,辖邓锡侯第28军(第1师师长杨秀春、第2师师长黄隐、第3师师长陈鼎勋、第4师师长陈离、第5师师长马毓智、独立旅旅长谢无圻),抗战爆发后改编为第22集团军。

第十五路军 总指挥马鸿逵,西北“马家军”,下辖第35师和骑兵旅,抗战初改编为第17集团军。

第十六路军 总指挥徐源泉,直鲁联军余部,辖张振汉第41师、徐源泉第48师,抗战爆发后改编为第2军团,再改编为26集团军。

第十七路军 总指挥杨虎城,陕军,辖第7军军长冯钦哉(第17师师长孙蔚如,第42师师长冯钦哉),西安事变后番号被撤销。

第十八路军 总指挥毛光翔,黔军,辖第25军军长毛光翔(第1师师长侯之担,第2师师长何知重,第3师师长柏耀章),王家烈被拿下后番号撤销。

第十九路军 总指挥蒋光鼐,粤军系统,蒋光鼐和蔡廷锴在中原大战期间拥蒋,因此获得独立番号,辖蔡廷锴第19军(60师师长沈光汉,61师师长毛维寿,78师师长区寿年),1933年福建事变失败后番号撤销。

第二十路军 总指挥张钫,豫军万选才、樊钟秀残部,辖75师师长宋天才,76师师长张钫,新25师师长戴民权,新26师师长张耀汉,抗战爆发后后改编为第12军团。

第五路军总指挥李宗仁。

第二十一路军 总指挥夏斗寅,鄂军,辖夏斗寅之第13军,部队被吞并后番号撤销。

第二十二路军 吉鸿昌部,西北军投蒋部队,辖彭振山第30师、张印湘第31师、葛云龙第33师,吉鸿昌被迫离队后,部队缩编为第30军然后并入第26路军。

第二十三路军,缺编。

第二十四路军,缺编。

第二十五路军 总指挥梁冠英,西北军投蒋部队,辖梁冠英第31军(32师师长梁冠英

第3骑兵师师长张占奎),进攻鄂豫皖苏区失败后被撤销。

第二十六路军 总指挥孙连仲,西北军投蒋部队,辖李松昆第25师、高树勋第27师、张华堂

第1骑兵师。该路军大部分参加了宁都起义,后重建,抗战时改编为第1军团。

第二十七路军 总指挥冯钦哉,陕军,这是杨虎城被迫出国后的产物,由原第17路军分化而来,辖冯钦哉第7军(第42师师长冯钦哉,169师师长武士敏),抗战爆发后改为第14军团。

第16军团长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

(二)全面抗战爆发后开始编组战时“集团军”建制。

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后,原有的“路军”编制已经不能满足大兵团会战的需要,于是南京军政部着手组建战时的“集团军”编制,如前文所述,最先组建并授予番号的是张治中第9集团军,随后撤出平津开到津浦路以东的原宋哲元第29军被扩编为第1集团军。

集团军组建的来源有四种,其一是正式新编,比如张治中第9集团军;其二是原“路军”改编,比如第八路军在1937年9月再被改番号为第18集团军、韩复榘第三路军改番为第3集团军等等;其三是各地“绥靖公署”所辖部队整编而来,比如卫立煌的第14集团军,主体就是鄂豫皖边区绥署的所辖部队;其四是地方军阀部队重新授予番号,比如阎锡山晋绥军的第6、第7集团军等部队。

到抗战结束为止,军政部共下拨了40个集团军的番号,期间有撤销、重建和转授等情况,而并非一成不变的。比如庞炳勋的第3军团升格为第24集团军后,由于叛变投敌番号被撤销,其后第24集团军又授予了王耀武的中央军嫡系部队,下辖第73军、第74军和第100军,包括抗战后期宋希濂第11集团军、霍揆彰第集团军、杜聿明第5集团军等部队,均属于番号转授,这一点是必须注意的。

第18集团军副总司令彭德怀。

以下为第一次授予的40个集团军番号,之后转授和撤销暂不列入:

第1集团军 总司令宋哲元, 西北军,下辖第59军、第77军、第68军。

第2集团军 总司令刘峙 , 中央军, 下辖第27师、第30师、第31师。

第3集团军 总司令韩复榘,西北军,下辖第12军、第59军、第55军、第51军(东北军于学忠部)

第4集团军 总司令蒋鼎文 ,中央军,下辖第2军及配属部队。

第5集团军 总司令顾祝同,中央军,下辖第1军、第8军、第26军、第57军。

第6集团军 总司令杨爱源,晋绥军, 下辖第61军和第83军。

第7集团军 总司令傅作义 ,晋绥军,下辖第35军、第61军、第68军、第17军。

第8集团军 总司令张发奎,中央军、湘军等混合部队,下辖第69军、第52师、第61师、第62师。

第9集团军 总司令张治中,中央军,下辖第71军、第72军和第78军(三个德械师升格)。

第10集团军 总司令刘建绪,湘军, 下辖第28军和第70军。

第22集团军总司令邓锡侯。

第11集团军 总司令李品仙,桂军, 下辖第31军以及配属部队。

第12集团军 总司令余汉谋,粤军, 下辖第62军、第63军、第64军、第65军、第66军。

第13集团军 总司令王靖国,晋绥军,下辖第19军所属部队及一个独立旅。

第14集团军 总司令卫立煌,中央军,下辖第9军和第14军。

第15集团军 总司令陈诚,中央军,下辖第18军、第39军和第74军。

第16集团军 总司令夏威,桂粤联合部队, 下辖第46军和第64军。

第17集团军 总司令马鸿逵 ,马家军部队,下辖第168师、第100师、骑兵第5师。

第18集团军 总司令朱德,红军改编而来, 下辖第115师、第1师和第129师。

第19集团军 总司令薛岳,中央军和粤军, 下辖第69军、第66军、第75军、第4军。

第集团军 总司令商震 ,晋绥军投蒋部队和东北军一部,下辖第32军和第53军。

第18集团军正副总司令。

第21集团军 总司令廖磊,桂军,下辖第7军和第48军。

第22集团军 总司令邓锡侯 ,川军,下辖第45军、第41军和第47军。

第23集团军 总司令刘湘 ,川军,下辖第21军和第50军。

第24集团军 总司令庞炳勋,西北军余部,辖第40军及配属部队。

第25集团军 总司令陈仪 ,中央军,福建守备部队,下辖第100军及配属部队。

第26集团军 总司令徐源泉,杂牌军改编的中央军半嫡系部队, 下辖第10军和第87军。

第27集团军 总司令杨森 ,川军,下辖第军及配属部队。

第28集团军 总司令潘文华,川军, 下辖第23军及配属部队。

第29集团军 总司令王瓒绪,川军,下辖第44军和第67军。

第30集团军 总司令王陵基,川军, 下辖第72军和第78军。

滇军龙云。

第31集团军 总司令汤恩伯,中央军军团升格,下辖第13军、第98军、第52军和第92军。

第32集团军 总司令上官云相,中央军半嫡系, 下辖第79军、第49军和第73军。

第33集团军 总司令张自忠 ,西北军,下辖第59军、第77军和第55军。

第34集团军 总司令胡宗南 ,中央军嫡系部队,下辖第1军、第90军和第27军。

第35集团军 总司令李汉魂 ,粤军,下辖第62军和第64军。

第36集团军 总司令李家钰,川军,下辖第47军及配属部队。

第37集团军 总司令叶肇,粤军,下辖第66军及配属部队。

第38集团军 总司令徐庭瑶 ,中央军,下辖第2军、第5军、第6军、第36军和第99军。

第39集团军 总司令石友三 ,西北军余部,下辖第69军和新编第8军。

第40集团军 总司令马步芳,马家军增加的番号,下辖第82军和骑兵第5军。

苏军顾问。

(三)淞沪会战期间出现“军团”的建制。

理论上说,战时集团军的编制应为集团军司令部下辖两个以上的军,所以张治中第9集团军在淞沪战场打响后,也很快进行了编制升级,也就是王敬久、孙元良和宋希濂三名师长都被火线晋升为军长,番号分别是第71军、第72军和第78军。不过由于部队扩编和划拨没有跟上,这三个军的基干其实都还是一个师,也就是原来的第87、第88、第36师,各军只是临时增加了一个独立旅或者补充旅,直到南京保卫战后才进行重组。

如此这批黄埔一期生就都成为了军长,也包括第74军俞济时(原58师师长)等人,而另外一批保定生比如罗卓英,仍然担任着第18军军长的职务,被黄埔生瞬间追平了。据说是时任军政部次长陈诚大为不满,于是建议组建级别高于军级的“军团”建制,遂自1937年9月13日起,淞沪战场开始出现军团级番号。

第1军团长孙连仲。

实际上,这样的说法并不全面,“军团”也是由于全面抗战爆发后,军队派系的杂乱和理顺指挥关系所必需,只能算一个“战时指挥层级”,介于集团军和军之间,相当于原来非战时状态下的“路军”,或者可以理解为一个战时状态下的“准集团军”。因为多数军团是以一个军为基干完成番号升级的,一俟有新的部队调拨进来,就会正式升格为集团军。

军团编制的来源有三:其一是以战斗力较强的各主力军升格,比如罗卓英晋第16军团长(第18军升格)、胡宗南晋第17军团长(第1军升格)等;其二是原“路军”改称,比如孙连仲第26路军改称为第1军团、冯钦哉第27路军改称为第14军团等;其三是新组建的战役兵团,比如桂系夏威的第8军团和中央军汤恩伯的第军团等,到南岳军事会议正式取消军团一级建制之前,总共授予了38个军团的番号:

商震。

第1军团 军团长孙连仲,后升格为第2集团军。

第2军团 军团长徐源泉,后升格为第26集团军。

第3军团 军团长庞炳勋,后升格为第24集团军。

第4军团 军团长邓锡侯,后升格为第22集团军。

第5军团 军团长刘文辉,唯一保留至1939年的军团番号。

第6军团 军团长杨森,后升格为第27集团军。

第7军团 军团长廖磊,后升格为第21集团军。

第8军团 军团长夏威,后升格为第16集团军。

第9军团 军团长李品仙,后升格为第11集团军。

第10军团 军团长石友三,后升格为第39集团军。

第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

第11军团 军团长上官云相,后升格为第32集团军。

第12军团 军团长张钫,后番号撤销。

第13军团 军团长刘茂恩,后升格为第14集团军。

第14军团 军团长冯钦哉,后部队并入第14集团军。

第15军团 军团长刘兴,后番号撤销。

第16军团 军团长罗卓英,后升格为第19集团军。

第17军团 军团长胡宗南,后升格为第34集团军。

第18军团 军团长吴奇伟,后番号撤销。

第19军团 军团长冯治安,后与张自忠合编为第33集团军。

第军团 军团长汤恩伯,后升格为第31集团军。

军政部长何应钦。

第21军团 军团长邓宝珊,后番号撤销。

第22军团 军团长陶广,后番号撤销。

第23军团 军团长刘建绪,后升格为第10集团军。

第24军团 军团长唐式遵,后升格为第23集团军。

第25军团 军团长潘文华,后升格为第28集团军。。

第26军团 军团长万福麟,后番号撤销。

第27军团 军团长张自忠,后升格为第33集团军。

第28军团 军团长刘汝明,后番号撤销。

第29军团 军团长李汉魂,后升格为第35集团军。

第30军团 军团长卢汉,后升格为第1集团军。

第2集团军总司令刘峙。

第31军团 军团长孙蔚如,后升格为第4集团军。

第32军团 军团长关麟征,后升格为第15集团军。

第33军团 军团长李默庵,后番号撤销。

第34军团 军团长王东原,后番号撤销。

第35军团 军团长曾万钟,后升格为第5集团军。

第36军团 军团长俞济时(中央军系统),

第37军团 军团长王敬久(中央军系统),

第38军团 军团长叶肇,后升格为第35集团军。

第军团长汤恩伯。

(四)陕北红军改编后的番号变化过程。

“第八路军”是以北伐开始后留驻广东的粤军编组而成的,总指挥以原第四军军长李济深升任,时间是1929年3月21日。后老蒋为了拆散粤桂联盟,将李济深骗至南京汤山囚禁,部队分裂,于是“第八路军”基本解体,陈济棠入主广东后继承了这个番号。但是在1936年6月的“两广事变”中,陈济棠公开反蒋失败,“第八路军”这个番号即被军政部撤销。

那么八路军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被授予战时的“军团”或者“集团军”的番号呢?注意历史细节,红军改编成为国民革命军一部分的谈判,其实早在1937年2月就已经开始了,一个月后基本达成了“三八协议”,已经确定使用陈济棠被撤销的“第八路军”番号(三个师的番号是抗战爆发后确定的),也就是早在全面抗战爆发之前。

第18集团军总司令朱德。

在谈判中,我方曾经要求在“路军”之下编组四个军的编制,遭到了老蒋的拒绝,最终只给了三个师的编制。抗日军兴,张治中的第9集团军虽然初建时也只有三个师,但是可以进行扩编从而增加其中的“军”级番号,但是蒋政权出于限制我军发展的目的,是不可能允许八路军扩编的,所以第八路军在1937年9月虽然更改了番号,按统一序列被授予“第18集团军”的战时编制,却只能继续下辖三个师,也就是第115、第1和第129师。

因此,这是有特殊的历史和政治原因的,而八路军之前既没有“军”级番号,也不存在派系复杂和指挥层级的问题,没有改称军团的必要,自然就一步到位了。

第二兵团总司令张发奎。

(五)抗战初期的“兵团”番号属于超大型编制。

淞沪会战后期,在前线的中国军队已经多达70万之众,编有六个集团军、若干个军团共75个师的庞大兵力,为了便于细化指挥,在9月末又统一编组为三大“兵团”,分别是陈诚任总司令的左翼兵团、朱绍良任总司令的中央兵团和张发奎任总司令的右翼兵团。比如左翼兵团就下辖第15集团军、第19集团军,各集团军还下辖三个军团共16个师,这是在抗日战争期间,首次出现“兵团”级建制,其兵力规模是很大的。

兰封会战期间,中央军近万主力部队编组成为“豫东兵团”(亦称第一兵团),第19集团军总司令薛岳晋升兵团总司令(注意是总司令,因为是大型战役兵团,而解放战争期间的兵团一般称为司令官)。到武汉会战期间,中国军队两大参战的战区共编组了四个兵团,分别是薛岳第一兵团和张发奎第二兵团(第九战区),孙连仲第三兵团和李品仙第四兵团(第五战区)。

这一时期,由于集团军和军团两个战时编制都在不断地组建、升格和调整之中,所以也是两种编制同时存在的混乱时期,各兵团分别下辖数个集团军或者军团。比如薛岳第一兵团就下辖吴奇伟第9集团军、商震第集团军、李汉魂第29军团、王敬久第37军团,同时还辖有兵团直属的第74军、第4军等部队。

陈诚。

(六)南岳军事会议决定取消兵团、军团和旅级建制。

淞沪会战和武汉会战的战场实践证明,中国军队的指挥层级过多过杂,非常不利于战场指挥。1938年11月下旬,国民军事委员会在衡山召开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各战区司令长官、集团军总司令、军团长、军长、师长等100余人出席了会议。会议检讨了第一期抗战的得失,确定了以后二期抗战的军事战略方针,同时对部队编制和番号进行了调整。

在这次调整中,全部取消了兵团、军团和旅级建制,使抗日战争的指挥体系变成了:军事委员会、(行营)、战区、集团军、军、师、团。不过各部队在战时进行编制与番号调整,肯定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因此整个的编制调整过程,直到1939年才基本完成。所以在抗战初期,连续出现了路军与军团、军团与集团军并存的复杂情况,需要根据线性历程加以区分。

历史上八路军的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