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后,57位将领被授予上将军衔,但在55年只有55位将军授衔,另外两位分别在56年和58年被补授军衔。在1958年补授军衔的李聚奎有些特殊,55年授予三枚一级勋章后,没有授衔上将,转任文职却保留军籍,三年后又补授上将。

李聚奎,早年参加平江起义走上革命道路。红军时期担任了军参谋长一职;抗战时期,担任了旅参谋长、军分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担任了第四野战军后勤部第二部长;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了任东北军区后勤部部长,解放军后勤学院院长等职。1952年他被评定为兵团级,55年被授衔三枚一级勋章,但却没有被授上将军衔。这是为何?

就在当年授衔时,新中国成立石油部,上级希望他转入文职工作,担任石油部第一任部长,但保留军籍,这对他来说有一天还会重返军队。很大人转入文职后,之后回到军队也没有被补授军衔,像耿飚。

耿飚新中国成立后,他被要求脱下军装出任大使,遗憾错过了授衔。按他的资历和军功,授予上将是妥妥的。直到1979年才重返军队,最终也没有授衔,称为新中国无衔将军。

李聚奎55年虽然没有授上将,有些遗憾,但他却在石油干线上开始了新的征程。带领专家、技术员等赴大西北,创建了克拉玛依油田、大庆油田等,为新中国的石油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

1958年,他被调回部队,没多久又被补授上将军衔,担任总后勤部政委。他对后勤的建设工作,进行了改革发展。1981年,74岁的他因身体欠佳,才从领导岗位退下来,1995年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