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新规下,教育培训机构老师将另谋出路,考公和教师招聘会更火爆吗?

曾经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落魄。把这句话,用在当下的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的身上,是再也贴切不过了。

早在几个月之前,国内知名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还在尝试通过自媒体大V作者约稿,以“种草”的方式向读者推荐网课。有影响力的超级大V团结了一帮创作积极的教育领域作者,根据培训机构要求撰文,按照阅读量或者销售量结算佣金。

在那期间有勤奋的作者,甚至一个月拿到好几万元的收入。没过多久,这家培训机构的创始人就发出内部公开信,一连说了好几次“非常非常”来形容抱歉、难过、伤心,拟裁辞上万员工,这其中就包括很多兢兢业业地从事学科类教学的机构老师。

这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裁员行为,只是当下校外学科类培训行业的一个缩影。听说有的知名培训机构,虽然还没有大规模辞退员工,却也在通过降薪的方式柔性处理。有网友称这是机构策略,逼迫员工在收入低的情况下主动辞职,以减少支付补偿金。

不管机构直接裁员,还是降薪柔性过渡,总之有一条不可改变,将有大量的学科类培训机构老师将要走向就业市场,重新选择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

想想都可怕,仅仅一家机构要裁员的数量就高达上万人,全国知名的教育培训机构那么多,还有那么普通的、一般的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他们的老师又将去向何处呢?

有官方媒体曾撰文表示,教育公共服务领域仍然需要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发挥作用,比如利用AI等先进信息技术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引导优质教育培训机构进入校内课后服务等等。这些会是教育培训机构的出路之一,会留住一些老师,但是数量或将有限。大量从教育培训机构出来的老师。

不管大家对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怎么看,有一个事实不可否认,就是他们不乏优秀的任课老师。或许有的网友看到这个观点,就要开启批判模式,可它就是不争的事实。有的培训机构的老师几乎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生,有的甚至是清华、北大的毕业生。

最近这十来年,正是校外教育培训机构野蛮生长的时期。就算教育培训机构十年前招聘的大学生,如今也才刚过而立之年,很多人还不到35周岁。虽然这个年龄多少有些尴尬,但有学识、有经验的他们,有的还有教师资格证,依然有很多的选择。

可以预见,从校外学科类教育培训机构退出来的他们,除了市场就业之外,有相当一部分人会走上考公务员、教中小学教师、考其他事业单位的考试之路。

后疫情时代,国内外经济发展形势就那么个样子,想要谋得一个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那是难上加难。

有亲戚的女儿,刚从某一本院校毕业的工程造价专业毕业,在校期间学习还不错,暑假找工作投了十来家用人单位,连面试机会都没有谋到,结果还是通过特定关系人牵线搭桥,才拿到了一纸OFFER,一年算下来可拿四万多块钱。

相信这样的收入,对曾经在教育培训机构的老师来说,很难入得了他们的眼睛。相反,后疫情时代在体制内工作的人,优势自然而然就显现了出来。

虽然收入算不上高,但是旱涝保收,可以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基本生活无忧,不必考虑失业的风险。

两相比较之下可以预计,从今年下半年起的公务员考试、中小学教师和其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招聘考试的考生中,大概率会出现众多来自教育培训机构的老师们的身影。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这对立志考编在大学毕业生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不过从事考公教育培训的校外培训机构,短期内火起来的几率将随之大大增加。客观地讲,很多中小学校都缺教师,通过公开招聘将教育培训机构的老师吸纳为在编教师,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毕竟有一定的教学经验,在工作岗位上手也会比较快。

校外培训机构的老师要明白,短期内失业不可怕,短暂地休息下也不是坏事,有利于更好地思考自己、定位自己。

不管是市场就业,还是考取编制,机会始终都是留给那些有准备之人的。与其为裁员而长吁短吧、唉声叹气,还不如保持信心、精心准备,说不定就考上了“铁饭碗”也不一定。

加油吧,朋友们!机遇是变化的约束。说不定从教育培训机构失业,正是你再一次腾飞的机遇呢。

读者朋友,你觉得教育培训机构裁员,会导致考公和教育招聘更加火爆吗?欢迎关注、留言评论。

(图片源于网络,若有不妥,联系即删)